娱乐平台-娱乐天地[拉菲II]-用户登录注册

温州庄吉破产详解:法院政府债权人博弈

2017-11-10 13:23 网络整理

  2017年6月20日,浙江省温州市经济技术开发区括苍东路128号的三层办公楼内,温州庄吉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白桦忧心忡忡。

  6个月前,公司实际控制人作为战略投资方,向破产重整企业庄吉集团支付完成1.75亿元的转让价款后,取得了工商部门换发的营业执照。但麻烦远没有结束。

  老庄吉破产重整后,本该撤销的债务,被供应商算到白桦的头上。砸玻璃、抢电脑、打伤员工的事件时有发生。

  而两年前,当老庄吉正依据《企业破产法》与债权人艰难谈判时,还发生过一个对白桦来说很重要的插曲。

  2015年9月15日,著名财经人士吴晓波公开发表文章《庄吉之死》,这篇外界看来更像是情怀式“悼文”的文章,迅速席卷朋友圈等网络媒体,引发了媒体和评论员的讨论。在“八大王”郑元忠“烈士暮年”情绪的感召下,庄吉破产重整案一夜之间被全国知晓。

  当时被温州中级人民法院通过竞选的方式指定的庄吉集团破产重整管理人任一民及其团队感到了压力。“好像庄吉已经死了,而法院并没有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吴晓波的文章出来后,重整中的温州庄吉次月便由盈转亏,很多客户把订单都取消了”,任一民说。

  任一民能明显感到这件事情对庄吉寻找收购者的影响,媒体铺天盖地的渲染使得庄吉的品牌价值受到负面影响,有意向收购的投资方变得更少了。

  白桦说,他曾在微博私信给吴晓波,称对方的文章有存在失实,希望他到企业看看新庄吉跟老庄吉的真实情况。“后来他派了一个助手和我联系,但是一直没有过来”。

  现在,白桦的办公桌上仍放着一个文件袋,里面装着多份合作协议、法院判决书等,随时准备拿给前来要债的供应商看,以证明破产重整后的庄吉,在法律上已和老的庄吉集团无关。

  白桦麾下的温州庄吉被称为“新庄吉”,这个公司已经和原来的庄吉集团没有关系了。因为“新庄吉”的实际控制人是山东济宁如意毛纺织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济宁如意),而此前“老庄吉”向温州中级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前的3年前,济宁如意已经作为“拯救者”的角色,共同出资成立“新庄吉”并控股51%,白桦作为济宁如意的代表,和另外三人一同,从山东济宁被委任到千里之外的浙江温州。

  温州,中国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地区之一,改革开放以来一直被看做市场经济的拓荒田。温商传奇式人物、中国改革开放弄潮儿郑元忠,即是老庄吉的缔造者。这位作为80年代震惊全国的因“投机倒把”被通缉的“八大王”之一,被时代平反后,39岁入读温州大学,后创办庄吉集团,成为商界风云人物。

  后来,郑元忠又挨了时代一记闷棍。他创办的曾位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的庄吉集团,于2012年发生危机,新的投资方济宁如意注入后,还是不能挽救集团困境,2015年初,庄吉集团旗下6个公司先后向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破产重整申请。

  庄吉集团的遭遇只是2011温州金融危机的一份子。这年温州因企业互保、资金断裂引发的民间借贷危机,造成群体性企业老板逃跑、企业倒闭的浪潮。

  也就是这时候开始,温州法院的破产案件的收结案数一直在高位运行。温州中级人民法院向经济观察报提供的数据显示,2013至2016年,温州两级法院共受理破产案件913件,审结662件,分别占浙江省法院破产案件收结案数的42.52%及53.22%。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温州两级法院共受理破产案件359件,这个数据占据全国法院受理企业破产案件总数的6.3%。

  中国现行的《企业破产法》到2017年6月已实施整整十年。但令当年的起草者们尴尬的是,新法实施之后,中国破产案例反而呈现出连年下降、低位徘徊的态势。

  2016年,各级法院审结企业破产案件3602件,而新法实施前的数字是4000余件。根据国家工商总局的数据,2016年全国注吊销企业138.6万户,其中吊销41.1万户,是上年的15.8倍,注销97.5万户,同比增长23.6%。这意味着有相当一部分企业通过非司法程序退出了市场。

  《企业破产法》起草人,著名破产法专家、中国政法大学破产法与企业重组研究中心主任李曙光仍然记得十年前的人民大会堂,这部新的《企业破产法》最终投票之前,他作为起草小组的工作组代表向全国人大常委作解释。

  而投票的前一天晚上,全国人大法工委的负责人还找他商量,讨论或修改了职工安置、管理人制度、跨境破产、抵销权等方面的法条。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