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平台-娱乐天地[拉菲II]-用户登录注册

知而不行 终非真知

2017-11-10 13:23 网络整理

阳明在知行合一这个命题中也有着对时人将知、行割裂的批评。当时存在着一种讲求博学而不注重实践的风气,以为只有先知而后可以行,待知得真了,再去做行的工夫。阳明认为这种观点所导致的结果就是“遂终身不行,亦遂终身不知”。再如,有些人知道应当孝顺父母,社会公德应该遵守,在责备别人时振振有词,但是落实到自己身上,“温凊定省”之仪做得不到位,有违社会公德良俗之举时有发生,这就是阳明所说的“知而不行非真知”。显然,知行合一具有非常强的实践特色,是一种行动论。

原标题:知而不行 终非真知

知行合一,是阳明学的核心命题之一,在历史上有着承前启后的意义。先哲对于知行关系的讨论由来已久,《尚书·尧典》中有着对共工“静言庸违”的批评(蔡沈集传解之为“静则能言,用则违背”),孔子对于“听其言而信其行”与“听其言而观其行”之区分,梅赜《古文尚书》中有“知之非艰,行之惟艰”。知行关系在阳明之后仍被继续讨论,孙文先后提出“知难行易”与“知难,行亦不易”两个命题,毛泽东的实践论、心之力等与这一命题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要准确理解知行合一这个命题,就要反复追问什么是知,什么是行,为什么要合一?

知行合一首先是对症下药之举、补偏救弊之方,将知、行两者并提,是先贤不得已的苦衷。知行合一针对的是两个弊病,即“冥行妄作”和“揣摸影响”;或者说两种人,即“知而不行”的人和“行而不知”的人。“古人所以既说一个知,又说一个行者,只为世间有一种人,懵懵懂懂的任意去做,全不解思惟省察,也只是个冥行妄作。所以必说个知,方才行得是。又有一种人,茫茫荡荡,悬空去思一索,全不肯著实躬行,也只是个揣摸影响。所以必说一个行,方才知得真。”

阳明在知行合一这个命题中也有着对时人将知、行割裂的批评。当时存在着一种讲求博学而不注重实践的风气,以为只有先知而后可以行,待知得真了,再去做行的工夫。阳明认为这种观点所导致的结果就是“遂终身不行,亦遂终身不知”。再如,有些人知道应当孝顺父母,社会公德应该遵守,在责备别人时振振有词,但是落实到自己身上,“温凊定省”之仪做得不到位,有违社会公德良俗之举时有发生,这就是阳明所说的“知而不行非真知”。显然,知行合一具有非常强的实践特色,是一种行动论。

知行合一是阳明立言宗旨之一,同样,知行合一这一命题也有着立言宗旨。即知行本体是合一的。一念发动处即是行。时常有些人,心中产生恶念和不好的想法后,不去禁止,而是以没有付诸行动、给他人和社会造成危害自我安慰,而不痛彻改过。长此以往,势必潜移默化,流于文过饰非而不自知。知行合一真正深刻之处还在于从苗头上克制私欲,将善念扩充、体现为行动,将恶念扼杀在萌芽状态,所谓“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对于初接触阳明学的人来说,知行合一稍有不慎可能会被误读,比如既要兼顾知、又要兼顾行,粗看之下难以分清孰轻孰重;就知来说,也有见闻之知、本体之知之分;故而阳明初讲知行合一时,有些弟子会心中疑惑,阳明也不得不对此进行注解,诸如“知行本体原是合一的”、“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工夫”等等论述即是此类。

事实上,阳明并非一个施米特意义上的“政治浪漫派”,而是一个积极的政治行动主义者,正所谓处则为醇儒,出则为循吏。在平南赣、擒宸濠等军事行动和善后方略中,阳明秉仁民之心,行亲民之政。当大队人马尚在路上时,阳明就已平定叛乱,活捉宁王朱宸濠。平定宸濠之乱后,明武宗身边的张忠等人为讨武宗欢心,主张将朱宸濠释放,令其重整兵马,再一决雌雄,但明武宗意图似乎并不是效法诸葛亮“七擒孟获”收服对手之心,而是打算自己亲自平定宁王之乱。王阳明一则不忍江西百姓再受荼毒,二则担心激起民变,故冒着断送政治前途乃至生命的危险,阻止了这一危险举动,江西百姓因此避免了一场劫难。在这一点上,阳明堪称“博施于民而能济众”。

借助于这样一个视角,我们或许可以获得阳明对《大学》中“亲民”的一个重新理解。众所周知,对于《大学》中“在亲民”的理解是一个学术公案。程颐在解释《大学》时将“亲民”释为“新民”。在《大学章句》中朱子采用了这个看法,“亲,当作新”。他以革旧解释“新民”,认为君子在自明其德之后,还应该推己及人,使他人去除往日不好的习气。朱子这一解释有其文本和哲学依据,程、朱观点有着强调鼓舞振作以兴起民众之意,这与宋代儒者注重格君心以天下的看法是一致的。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