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平台-娱乐天地[拉菲II]-用户登录注册

五十而知天命

2017-11-10 13:23 网络整理

所谓“天命”,就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运动发展的客观规律。当人们通过不断实践和思辨而逐渐认知和把握客观规律后,就可以顺应规律、避免犯错。孔子说自己“五十而知天命”,这说明他不仅在学识和修养方面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在认知事物发展规律方面也取得重大进展。那么孔子在五十岁前后经历了哪些事情?他的“知天命”又当如何理解?孔子五十岁,当鲁定公八年(公元前502年)。这一年鲁国发生“阳虎之乱”,执政国卿季桓子险遭阳虎暗算。阳虎原本只是季氏的一个家臣,然而他却能把鲁国政坛搅得天翻地覆,这不得不让鲁定公和“三桓”之家暂

【摘要】 ’”(《孟子·万章章句下》)  经历了这次坎坷之后,孔子对于鲁国贵族腐朽没落的本质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孔子认为自己经历了仕途坎坷和钻研《易》理之后,在思辨层次上已经从“畏天命”到达“知天命”的境界。

所谓“天命”,就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运动发展的客观规律。当人们通过不断实践和思辨而逐渐认知和把握客观规律后,就可以顺应规律、避免犯错。孔子说自己“五十而知天命”,这说明他不仅在学识和修养方面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在认知事物发展规律方面也取得重大进展。那么孔子在五十岁前后经历了哪些事情?他的“知天命”又当如何理解?孔子五十岁,当鲁定公八年(公元前502年)。这一年鲁国发生“阳虎之乱”,执政国卿季桓子险遭阳虎暗算。阳虎原本只是季氏的一个家臣,然而他却能把鲁国政坛搅得天翻地覆,这不得不让鲁定公和“三桓”之家暂时放弃统治集团的内部争斗,重新考虑整饬尊卑贵贱有序的统治秩序,于是一贯倡导以加强道德修养来维护“周公礼制”的孔子脱颖而出,受到重用。从鲁定公八年至十二年(公元前502—前498年),是孔子从政的鼎盛时期,他先为鲁国中都宰,旋即升为司空,不久又由司空擢升为大司寇行摄相事,位列国卿,位高权重。孔子辅政期间主要做了两件大事:一是辅佐鲁定公参加“夹谷之会”,他与齐景公针锋相对、斗智斗勇,迫使齐国订立盟约,归还了侵占的土地;二是与季桓子联手发起“堕三都”,有效地遏制了家臣拥兵自重、分裂割据的势头(《左传·定公十二年》)。这两件事情在当时影响很大,孔子一时声名鹊起,威震诸侯。正当孔子准备施展才能、大干一场的时候,鲁定公和季桓子却中了齐景公的离间计,他们不仅“怠于政事”,狗马声色,而且还“不致膰俎”,弃用孔子(《史记·孔子世家》)。孔子后来不得不离开鲁国。孔子离开鲁国时的心情是沉重的,所以孟子说:“孔子之去齐,接淅而行;去鲁,曰:‘迟迟吾行也,去父母国之道也。’”(《孟子·万章章句下》)经历了这次坎坷之后,孔子对于鲁国贵族腐朽没落的本质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以鲁定公为首的统治集团在政治上不思进取,昏庸无能,在生活上穷奢极欲,淫逸放纵。与此相反,鲁国政坛迅速崛起的新生力量则充满了勃勃生机和发展活力,阳虎、公山弗狃等人虽然出身卑微,但是他们雄心勃勃,敢作敢为,在鲁国民众中也享有较高的威望,“阳虎为政,鲁国服焉”(《左传·定公十年》)。在这场新旧势力的较量中,孔子已经看清了历史发展的大趋势,贵族统治终将被新兴势力所取代,这是“天命”注定的,任何人为的努力都无法改变。尽管孔子把历史发展趋势的动因归结为唯心主义的“天命”,但并不影响他对客观形势所做出的正确判断。能在未见端倪之时发现历史发展规律,并做出正确判断,这就是“知天命”。孔子五十岁前后,虽然在仕途上经历起伏挫折,但是他在修学明道方面却有了新的进展。他说:“加我数年,五十以学《易》,可以无大过矣。(《论语·述而》)”他五十岁前后开始钻研《周易》,从此一发不可收,直到老年仍沉浸其中,穷究义理,乐此不疲。《史记·孔子世家》:孔子晚而喜《易》,序《彖》、《系》、《象》、《说卦》、《文言》。读《易》,韦编三绝。曰:“假我数年,若是,我于《易》则彬彬矣。”孔子为什么在五十岁时开始钻研《周易》呢?一方面因为《周易》是儒学经典之一,他在完成《诗》、《书》、《礼》、《乐》等儒学经典编修工作后,必然转而集中精力来整理和诠释《周易》、《春秋》等内容更加丰富深奥的古代典籍,这样才能开设新的教学科目,以满足那些已经完成基础科目研修的弟子们需求;另一方面,《周易》虽然是一本占筮之书,但是其中蕴含了天地阴阳变化的无穷哲理,天地之运行、四季之交替、阴阳之变化、人事之休咎、政治之得失……无不与此相关。如果说《诗》、《书》、《礼》、《乐》等是关乎人事的知识,那么《周易》则是关乎天道的知识。孔子“五十以学《易》”,说明他观察世界、思考问题已经进入一个更高的境界,他试图从一个更广阔的空间、更本源的范畴来发现和把握事物运动和历史发展的规律,他将此称为“知天命”。孔子认为自己经历了仕途坎坷和钻研《易》理之后,在思辨层次上已经从“畏天命”到达“知天命”的境界。他说:“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论语·宪问》)”所谓“下学”就是明人事,“上达”则是明天理、“知天命”。他认为只有完全领悟人事和天理的人,才能做到“不怨天,不尤人”,道德修养才能达到“知天命”的至高境界,所以他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论语·尧曰》)”把“知命”作为有德君子的必要条件。

为您推荐